方祖明忽然站起来说道:“我们有救了!”此言一出
浏览:199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地球,丽星科技大楼,技术悬赏令在中傲共和国境内公布了三个月,期间有少人毛遂自荐,可惜终究不能解决生化机甲本身存在的技术漏洞。方祖明已经感到绝望了,巨额赔偿的期限就快到来,而此时技术方面却没有丝毫的进展,丽星科技人心惶惶不安,许多员工已无心上班,生化方面的专家主动求去的人大有人在。丽星大厦八百八十八层办公室内已经有三天没有熄灯,每到夜晚就是灯火通明。方祖明削瘦的背影投射在丽星大厦的落地窗前,高空中寒冷的气流从打开的窗户细缝中窜了进来,他下意识缩着脖子,身后则是一大批工作人员全神贯注地在计算机前工作着,不断搜集从各方面传来的信息,并做出正确的技术判断。财务主管阮星儿端着一杯咖啡,慢慢地走近方祖明说道:“方总!喝点东西吧!”冷漠的女白领从不对人假以辞色,只是他的上司看起来很需要人的关心。将近一个月左右了,方祖明没有离开过客户服务中心,每天吃的很少,原本消瘦的他,这时看起来好像一根稻草,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,站在视窗的时候阮星儿很担心,怕他会出什么事。“谢谢你,阮主管!今天的月亮看起来很不错!”方祖明开口说了一件很轻松的事,可是在阮星儿听来却不怎么轻松。“方总!您还是去休息吧!这里一直在工作,你不必操心,如果有消息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!”阮星儿好心说道,可是在这个时候方祖明一点休息的心情都没有,他只是抬头看着月亮一言不发。阮星儿很理解方祖明的心情,但是不擅于安慰人的她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这个倔强的男人,他中年丧妻,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事业上,如果丽星破产,阮星儿很担心这个男人会不支倒下。“如果站在这里能把技术漏洞修补好,你就是站在这里一年我都不会过问。回头看看你背后的那些人,他们都在工作着,他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,会努力找出解决的方案。方总,你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的,再这么下去,我想就算能修补好技术漏洞,你也会倒下的,那就算修补好漏洞又怎么样!”阮星儿冷冷说道,虽然她不擅于安慰人,但她却很能让一个男人陷入窘迫的境地。方祖明却说道:“没用的!妳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,阮主管,妳觉得丽星能平安度过这场灾难吗?”阮星儿说道:“只要我们努力,一定会平安度过的!”方祖明强打起精神笑笑说:“希望吧!”阮星儿想再说些什么,但是她放弃了,方祖明深陷的眼眶,让阮星儿一阵心酸。原本清秀的脸庞现在已经长出了胡子,印象中这位总裁十分讲究,平日总是把胡须刮的很干净,可是眼前却变成这副模样,如何不让人为之神伤?这时候阿德列夫气喘吁吁的跑到方祖明面前,指着后方某个位置说道:“总裁……,七十二号有发现!”方祖明闻言三个月来阿德列夫已经说过数百遍类似的话,每次都抱着希望,可是到最后却仍然是失望,方祖明一点心情都没有,摇头说道:“我想看月亮,阮主管妳去看看吧!”阮星儿无奈的望着阿德列夫,总裁需要休息,但不是看月亮,这个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,只是没人知道该怎么去劝说方祖明去休息,阮星儿跟着阿德列夫来到七十二号计算机前,瞒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计算机上正在播放的画面,好像是一场空战,很是精彩却听阿德列夫在一旁用稍微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是‘霹雳’机甲的战机状态,你看从画面上来看,它的速度高于普通战机四倍以上,而且从他所作的机体动作来看,是u3系统支持的,高速度大转弯,在宇宙中这种几家战机公司对于这种设计很少采用,只有我们的‘霹雳’和‘闪星’机甲使用这项技术,而且从各项资料分析的情况来,这种战机的能源系统有别于其他离子能源器,而是使用压缩离子能量,也是我们公司采用的技术!”“等等!”阮星儿眼前闪过一线光明,“你的意思是说空战中的战机是我们公司生产的机甲,有多大的把握!”“百分之九十!”阿德列夫兴奋地说道,“不敢相信,竟然真的有人解决了能源脱节的问题!”阮星儿对着方祖明大声说道:“方总!是机甲!”方祖明听到浑身一颤脚下犹如生风一般飞驰到阮星儿众人所在,而其他人也站起来,眺望着七十二号计算机上的画面,方祖明一看到的战机画面,立刻像看到汪洋中见到救命的船只,紧紧地抓住阮星儿的肩膀,方祖明几乎忘记了语言,一下子呆住了。阿德列夫说道:“总裁!你没事吧?”众人才发现方祖明不妥,好像痴呆了一般没有一点反应。阮星儿试着摇醒方祖明,方祖明这才回过身来忙说道:“立即锁定消息来源!查明是哪个星球!”旁边的工作人员说道:“是在南部的塔那星球,信息来源于其信息监控中心,时间是三天前。”阿德列夫补充说道:“我们进入了军网,按照法律程序来说是违法的!”方祖明却摇头说道:“违法?没什么,比公司破产划算太多了,我仔细看看!”工作人员让位给他,方祖明全神贯注的看着画面上两架战机精彩的表现,只是他更关注的是黑色战机的表现,他不想让希望又变成泡沫,所以他要完全肯定眼前的战机就是“霹雳”机甲。“分析资料!把最原始的能量资料分析报告给我!”方祖明说道。阿德列夫立刻送上原始资料分析的表单,方祖明接过了一言不发地看着,阮星儿则是一直注意着画面上战机的战斗,究竟是什么人驾驶着“霹雳”机甲?除了一日帝国之外,还有六个国家购买了上亿套机甲,中傲是其中最多的一个国家,占了七十%以上,阮星儿担心的问题是中傲军方会不会封锁这个消息,使丽星无法得到修补漏洞的程序,又或者直接把丽星变成军方的武器制造厂?做为一个理性的财务工作人员,阮星儿考虑坏的方面比好的方面来的多,眼前两个男人似乎已经被机甲的消息冲昏了头脑,阮星儿眉头紧锁叹息着。方祖明忽然站起来说道:“我们有救了!”此言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员欢呼起来,茫茫不知前途地工作了三个月,终于查找了希望的曙光,振奋人心的消息使丽星员工内心发出共鸣。方祖明激动的抱住了阿德列夫和阮星儿,前者热烈的回应着,而后者却很简单的推开了他,只是方祖明并没有意识到阮星儿的担心。短暂的欢呼告一段落,方祖明高兴说道:“准备飞船,我要亲自去塔那!”阿德列夫应道:“是的,总裁,我们应该立即去查找那个人……”“总裁!”阮星儿打断了阿德列夫的话,“我想您还是不要亲自去的好!”方祖明愕然说道:“为什么?为了表示我们公司对他的重视,我认为我有必要亲自去!”“那倒未必!”阮星儿扶了扶眼镜反驳说道,“您的出现只会使局面复杂化,中傲军方不会轻易让您接触到我们要找的人,试想一下,中傲军方不是善男信女的角色,一直以来军方想垄断军事机甲的制造,因为丽星财力雄厚,才没有被军方收购, 贵州快3网上购买眼前这个大好机会那些装备部的老滑头绝对不会放过, 正规贵州快3投注网我们应该低调处理这件事情, 贵州快3手机投注也是为了安全着想!”阿德列夫忽然说道:“是的, 贵州快3在线投注平台总裁!阮主管说得没错,我们应该低调处理,不能让军方得到任何消息!”“可是生化机甲的修补技术出现在中傲的军队,我们再低调处理有什么意义?”方祖明说道。“也不是!您看,视频画面上所显示的信息表示是拦截袭击的战机,这不是演习,我想装备部那些人还不知道机甲的事情!”阮星儿大胆的作着假设,因为中傲军方一向是循规蹈矩,不会在信息上面做手脚。阿德列夫为难的看着方祖明,阮星儿的话是有说道理的,如果公司方面派出一个代表去,以低调的手段处理此事,说不定成功的机会会更大一点。方祖明面色黯淡的说道:“那就按照阮主管的意思办吧!我们应该派一名董事会成员去,妳认为派谁合适呢?”阮星儿说道:“这还要让董事会开会决定吧!但是无论如何,我必须要去,悬赏令上关于财务上事情非常敏感,我要为丽星负责。”“我知道!阿德列夫,通知所有董事会成员三十分钟后在会议室开会!”方祖明吩咐下去,“走吧!我们去会议室等他们!”三十分钟后,行色匆匆的董事会成员们全部到齐,阿德列夫告知众人在南部星球发现机甲飞行的图像,播放画面后,三十三名董事会成员激动不已,甚至有点雀跃,他们看到了丽星的希望。方祖明制止众人的议论声说道:“今天晚上的会议内容绝对要保密,这关系到丽星的命运,如果被心怀不轨的人加以利用,丽星的命运仍是未知,所以我希望在还没有拿到修补程序之前,各位一样要守口如瓶!”所有丽星董事会成员一致表示可以保守秘密,方祖明扫视一周惊讶地发现了一个人,虽然那个人的位置一直在阴暗的角落里,但是他的到来对方祖明的震撼确实不小。方祖明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为了保密和不引起外界的注意,我决定派公司代表前往塔那寻找能修复机甲漏洞的人,为了慎重起见,决定派出六人,董事会成员会选派两个人,从公司内部决定的几名人员必须前往,有技术部的沉俊和财务部阮星儿、法律顾问刘商,还有行政部的林明明,董事会的人选暂时还没决定,召开这个会的目的是想让大家尽快选出两个合适的人选。”“最好选个办事稳重的人,我提议孙飞翔和李野,从两人的业绩和工作能力上来说,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胜任。孙飞翔一直负责公司的运输工作,而李野虽然年轻了点,但他在安全部门做了几年,一直表现的很不错,在公司里也是有口皆碑!”首先做提议的是董事会元老级任务孙傲。孙傲是上一代硕果仅存的三名元老之一,在丽星中有很高的威望,三人的股份和方祖明手中的股份加起来刚好占了七十%,方祖明有时候也拿这群老家伙无可奈何,孙傲提议的二人李野是他的外孙,孙飞翔则是是他的孙子。阮星儿忽然说道:“塔那之行关系到丽星的生死,同样的我们不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状况,因此我觉得应该要优势互补,互相弥补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,而且在塔那会发生什么意外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阮星儿的话没有具体提出人选,实际上却已经反驳了孙傲提出的人选,在这个权利的中心存在着内部斗争是很平常的事。“哼!财务部竟敢对我提出的人选有质疑?那我倒想听听看妳有什么好的人选?”孙傲不满的说道,但是他更自信在丽星的董事会中很难再找出比孙、李二人更出色的人选,凭着这份自信孙傲有持无恐的放出了大话。阮星儿眼光落在方祖明身上,她知道自己在丽星的董事会里还没有建议人选的资格,她只是一名高级雇员,而不是董事会成员,新疆11选5投注于是笑着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董事会成员,我没有建议的权利,人选自然是要董事会的人来决定!”孙傲得意地转头左右回顾说道:“还有人提出人选吗?”孙傲身边的两个老人(孔辉、粱允)脸上挂着微笑,如果只看笑容是十分和蔼慈祥,可是如果加上旁边的孙傲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,一副狡诈圆滑小人的表情。“小人!”阮星儿暗骂道。方祖明从一开始就在考虑派谁合适这个问题,近几年来,方祖明的身体越来越差,他很想早日把担子卸下来休息休息。虽然正值年轻力盛,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,如果不是因为机甲一事,方祖明此时早就在不知在哪个度假星球养老了。连日来的疲倦让方祖明感到自己恐怕撑不了多久了,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在角落里,那个位置坐着一个人,一个很懒散的中年人,穿得衣着光鲜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方祖明心情复杂的望着那人,摇摇头想着:“他?不行!平时不务正业倒也罢了,这时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,唉!难说道方家到我这一代就完了吗?我的兄弟,你什么时候能替大哥我撑一撑肩膀上的担子!”方祖明实在很想看到兄弟像十几年前的身影,少年时代的弟弟勤奋好学,少有的天资让他轻易的考取了中京大学,但是却在一夜之间,自己的弟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没有过去孜孜不倦的学习,取而代之的却是花天酒地。方祖明气他不求上进,可是弟弟依旧是我行我素,这么多年下来,兄弟二人见面几乎没什么话说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弟弟变成这样?方祖明手中掌握着丽星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,作为最大的股东他当之无愧的成为丽星的龙头,三老手中虽然只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,但近些年来不断大力提拔亲信,对方祖明的地位生成了严重威胁,除了几个重要部门外(财务、销售、技术、科研、行政以及法律),其他部门都被安插了亲信,方祖明心知肚明,三老早就对董事长的位子虎视眈眈,只是实力还不到家罢了。近年来,方祖明操劳过度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三老对此更是欣喜不已,认为时机已到,一等方祖明倒下,剩下一个不成器的方家二少爷根本不必担心,至于方祖明的女儿方静雅还是个未成年的丫头,怎么也成不了气候。方祖明终于开口说道:“我要说清楚一点,程序必须只能由董事会的人接手,而技术部的沉俊除了检测程序以外,不能泄露半点关于程序上的事情。阮星儿、林明明是负责财务上的事情,而刘商则是参与到关于法律程序上的环节。最后程序的保管工作,只能由董事会的成员担任,所以在提出人选的时候,首先要考虑到忠诚度的问题,还有值得不值得信赖等方面,各位可以继续建议!”三老的脸色很是难看,就某种意义上来说,方祖明不相信他们提出的人选。在这种关键时刻三老那会轻易放弃,孔辉冷冷的说道:“董事长是怀疑孙飞翔与李野对丽星的忠诚度是吗?这几年两人为丽星做了些什么,在座的诸位也看到了,他们勤恳、辛苦为丽星工作,这还需要怀疑吗?如果董事长认为他们的忠诚值得怀疑的话,那就是对他们的侮辱,不只他们两人,就连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能接受!”话音落下之时,议论声也纷纷响起。三老虽然打着如意算盘,可惜方祖明在应对机甲事件中表现出的魄力,暂缓了他们实施的步伐,三老观望了好一阵,继续等待机会。而这次塔那之行,如果拿到了技术修补程序,就等于拿到了一张大王牌,无论如何都要成功,拿到机甲程序就等于掐住了方祖明的咽喉,这是三老在会议前三分钟商议出的结论。方祖明说道:“人选问题是关键,不能马虎,集思广益,推良荐贤这是我的本意。这样吧!今天无论是不是董事会成员,只要是在场的就有发言的权利,大家积极点!”三老听到这话为之气结,方祖明的态度很强硬,语气虽然委婉,话中意思却是直接警告三老,对三老提出的人选避而不提。三老冷笑旁观,互望几眼心想:“不管你如何想翻盘,在董事会内你休想找出理想的人选,除非你想完蛋,去找二世祖来救吧!”阿德列夫说道:“董事长,南部环境复杂,是不是应该选派一个比较瞭解情况的人,而且在南部没有丽星的主业机构,我们调查了一下,南部塔那星球有一家我们副业公司,四年前是一家小小的能源制造厂,现今已经成为了塔那最大能源商,一直以来副业方面都由方家明副董事长负责的,我觉得方副董事长足以胜任!”“哦?有这样的事?为什么在财务报告中没有看过?”方祖明瞥了一眼角落里的人影问说道。阮星儿说道:“这是因为太克能源在法人代表上与丽星不相同,副业的法人代表是方家明,而主业则是董事长你,在上交工商部门的报告和公司年度财务报告这两项是分开来做,减少上缴的税款,所以在公司的财务报告中是看不到关于副业的那个部分!”方祖明心下释然对着角落的人说说道:“既然太克公司在塔那就让主管的董事会成员去一个,也好方便行事,家明,你还有什么意见吗?”角落里的人影笑说道:“没意见!乐意之至!”梁允忽然说道:“我反对!”方家明笑望着歇斯底里喊叫的老人说道:“三老,你们年纪大了,还是安心的回家养老,别插手管那么多事,多注意点身体,瞎操什么心啊!”三人面色猛然一变,方家明隐隐笑意望着三人,方祖明皱眉说道:“家明,你怎么这样说话!”方家明无所谓的摊手说道:“我是好意关心老人家的身体健康,没什么不对吧!”方祖明虽然这么说,可是心中却笑开了,二弟有点无赖般的恐吓,真是杀伤不少三老嚣张的锐气,孙傲、孔辉、梁允三人不甘心的用胆怯的目光望着方家明,似乎对这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非常害怕。丽星每年召开四次董事会,方家明出席率几乎是百分之零,虽然是副业的负责人,但是丽星内部普遍对于副业并不看好,方祖明本想给弟弟安排个清闲点的差事,所以就安插在副业上,没想到方家明虽然常常不进公司,副业发展却还有模有样。而四年来方家兄弟几乎没见过几次面,对于副业上的事情方祖明根本无暇顾及,方家明更是不见踪影,虽然有人曾说起过方家明的事情,但总是一些和不三不四女人乱搞的流言,方祖明心痛之余更是恼怒,只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弟弟。方家明就好像失踪了一样,连续几年没有见过他,这次他忽然出现在董事会上,从阮星儿和阿德列夫说话的口气中,似乎有事情隐瞒,不过这一切现在都不再重要,能看见自己的弟弟有所成就方祖明就很高兴了。方祖明说道:“就这样决定了,方家明和孙飞翔二人作为董事会代表,众人不得再有异议了!”停顿一下又说道:“家明,你准备准备,立刻起程吧!”董事会会议退出后,三老不甘心的走出了丽星大楼,孙奥忿忿骂说道:“搞什么!不知天高地厚的毛躁家伙,老子当初跟方老爷打天下的时候,你们他妈的还没出世呢!这会儿倒威胁起老子们来了!”孔辉和梁允心中何尝不是这么想的,可是毕竟方祖明是大董事,即使三人联合在一起要对付他也是相当困难的。梁允呸一声骂道:“两只小狗,想一直骑在咱们脖子上,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!”孔辉说道:“咽不下也得咽,咱们三个老家伙现在还斗不过这两只小狗!”梁允说道:“那可不见得!眼前就有个好机会,只要我们拿到了生化机甲的修补程序,就能逼迫方祖明转让他手中的股份,到时候丽星就容不下两只小狗做主了!”孙傲摇头说道:“狗屁!只有飞翔一个人去了,能做什么?有方家明压着他,他也做不了什么主,得想个法子才行!”梁允冷笑说道:“方祖明能派人去,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派人去,他把全宇宙的人都当成傻子了吗?”孔辉闻言笑说道:“老哥的意思是让克库从中下手?”“嘿嘿!他方家两兄弟有几斤几两,我们又不是不知道,平日里方老二游手好闲,没有本事,这次不知道他用了什么伎俩,竟然搬出了一个超级能源公司,弄得我们也说不出什么话来,看来是从暗中下手了!”梁允阴险地笑说道。孔辉犹豫说道:“克库出手固然是好,我只是担心这小子一向是心狠手辣,怎么说方老爷子也是有恩于我们,万一伤了他儿子的性命,总觉得心中有愧!”“那你就心安理得受二只小狗鸟气?老三,你怎么还是那么心软!”梁允气得胡子翘起来,孔辉优柔寡断的毛病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变过。“够了!你也别说老三,克库出手可以,但是别伤了方家明的性命,毕竟……”孙傲忽然止住了话语,表情暗淡下来,谁都看出来这年近七旬的老人似乎想起了方老爷子。梁允气说道:“你忘了刚才他怎么跟我们说话的?保重身体!这小兔崽子摆明了威胁,你叫我怎么手下留情,不行,我绝不放过这小子!”“老二!你现在连我这当大哥的话也不用听!”孙傲怒说道。“他方家明再有不是,也是方老爷子的子孙,做人不能忘本,当年方老爷子对咱们怎么样,你我心里有数,他后人对我们如何,你我心中也明白。但是我们多少也要给方老爷子留点血脉,如果你不同意,我看就算了,让克库继续休息吧!”孙傲接着说。梁允沉默一下子才开口说道:“好吧!不伤他性命,但是如果他妨碍到克库的行动,克库只能保证不杀他,其他的就没办法了,你也知道克库的个性!”“好吧!尽量吧!”孙傲无力的叹息说道。

  大摩发布报告称,九龙仓置业(01997)发盈警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将转亏,主因是极端市况不利集团的投资物业和酒店,并可能导致集团投资物业和酒店出现未变现重估亏损,该行对九龙仓置业上半年出现重估亏损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公司在2019年下半年已出现物业重估亏损76亿元,同期净亏损31亿元。

  据中国乒乓球协会消息,在近日结束的国际乒联卡塔尔公开赛中夺得4项冠军的中国乒乓球队将于3月13日今天,从卡塔尔多哈前往中国澳门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备战。 

  排列三2020086期奖号为972,号码类型:组六,奇偶比2:1,大小比2:1,012路比1:1:1。

,,湖北11选5
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投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