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礼后兵?行不通
浏览:135 发布日期:2020-06-05
视察了几个营的情况,张小龙心情跌到了谷底,有半数以上的军事主管不在位子上,显然这些人和夏莹的告假有着密切的关系。本来张小龙对于人事上的事,只打算暂时稳定局面,等到适当时机再进行人员调整,只是看来时间不等人,一日人是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,要尽快解开误会,实在不行的话,张小龙考虑是不是要来一次“大洗牌”。如果要“大洗牌”第一个反对的绝对是夏莹参谋长,在一八三团她已经有点枝繁叶茂的架势,不少中层军官都是她的亲信,只是对张小龙这个准将团长,夏莹似乎并不将他放在心上。在她看来,张小龙不过还是个不成熟的大男孩,成不了什么气候,为了表示对他的轻蔑,已经连续三天未曾露面。张小龙去各营查看基本情况,其余五个营的营长只有两人在位置上,这个情况让张小龙恼怒不已。“想搞罢工,看来不给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!”回到办公室的张小龙冷冷的笑着,拿起电话要了军务科,“叫你们科长来我办公室!”许小晴一听新任团长急着找她,放下手中的工作就赶到了张小龙办公室,“张团长!找我有什么事?”“先坐下。”张小龙从档夹中拿了一份登记表格,“看一下这些情况,给我一点意见!”许小晴翻了一下说道:“不在位置上呀!三个营长!如果按照战争时期的处理意见来办,枪毙她们都不过分,只是她们都是夏莹参谋长一手提拔上来的,这样做恐怕不妥当!”张小龙撇撇嘴说道:“我知道,那轻点怎么处理?”“撤职,行政记过,还是开除军籍,除名都可以!这件事有弹性范围,就看您的意思?”许小晴可不敢替张小龙做主,她很清楚张小龙的一些过去。张小龙微微沉吟说道:“给她们一次机会,你负责通知她们三个立即回到岗位上,时间是两个小时,超过一分钟她们还不回去,就不用请示我,直接下撤职命令,把她们的文件发回干部处,爱去哪就去哪,老子不要!”许小晴为难的说道:“要不要先知会夏参谋长一声?”“通知她?”张小龙心说道,“还是算了,先礼后兵?行不通,还是用快刀斩乱麻的招数吧!时间拖太久,会影响军心的!”“不必了!回头我来告诉她!妳尽管去办,有什么事我来顶!”张小龙很直接的删除了军务科长的忧虑。“把全团所有军官的资料调出来给我,另外两个小时后,在会议室开会,所有军官必须到,参谋长就不必通知了,她不舒服,对于通知到的军官迟到和不到,注明一律撤职处理!”许小晴走后张小龙又开始头疼起来,太克集团这个骨头可不好啃,上千亿的资产可不是说说就能拿到的,不禁又头疼起来。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很快就过了两个小时。一个小时以前,张小龙就到会议室坐定了,眼前的事情似乎乱成一堆了,他必须整理一下想法,去把下面工作做好。为什么张小龙会下定洗牌的决心呢?军队中核心是领导层,而真正与士兵接触的则是督导层,所谓的督导层就是中层军官,各营营长、连长、排长,就相当于人体的神经,完成大脑的指示必须要经过神经系统的传达才能完成。如果神经系统不听话,就无法完成大脑的指示动作,有一批服从命令、有能力的督导层是一个优秀指挥官必备的条件。张小龙在会议室里用计算机仔细的查阅各个军官的文件材料,如果要张小龙来选,他不一定会选择有高学历,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军官来担任营级军官的职务,因为学历未必靠得住,实战经验才是最珍贵的。看了那些文件心中多少有了底,实际上现在的军官分为两派,一是军校派,就是军校毕业的军官,虽然有知识,有理论,但实际工作经验就少了一些。第二就是基层派,这些军官都是从士兵直接提升上来的,受过短期的军事教育,能力不错,但相对说来学历就低了点。张小龙心中决定了几个人,这次手中掌握决定的权利,张小龙不想理会夏莹会有什么反映,只要木已成舟,夏莹也无可奈何,所以特别嘱咐军务科长不必通知夏莹。夏莹三天前出了基地,至今还没回来,不追究她擅离职守的过错,她就该感谢了,如果敢再来闹事,那就有好戏看了。张小龙心中冷笑不已。不是张小龙爱掌大权,是因为张小龙需要权利,没有权利他的手下就不会听这个半大少年军官的命令,张小龙还没笨到让自己当别人附属品,至少现在不会。首先来到会议室的是蓝静云,一听到张小龙下达会议通知,蓝静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小龙心急了,或许也能说是他有魄力,打破常规,寻求突破,只是蓝静云担心做不好会弄巧成拙。蓝静云坐到张小龙旁边的位置,直截了当的问道:“是不是太急了?你才上任三天, 贵州快3手机投注就来这么大的动作, 贵州快3在线投注平台考虑过后果没?”对于张小龙的脾气, 湖南快乐十分蓝静云十分瞭解,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深藏不露和嚣张跋扈是相结合的,如果她没猜错的话,这场看似平静的见面会大概就是张小龙的立威仪式。张小龙无奈地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呀!可是你看看,集会结党的搞罢工,如果现在我让步,我会失去团长的尊严,我想是该鞭策她们的时候了。”“别太激烈,夏莹参谋长毕竟还是很让她们拥戴的。”对于眼前的形势蓝静云瞭解得不少。夏莹在一八三团的地位,原先林雨能压制住一些,现在林雨查出了问题,夏莹的政治地位在一八三团中无人能及,如果张小龙上来就搞大动作,夏莹绝对不会乖乖就范。张小龙本来是愁容满面,此时却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不用担心,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好戏,四天前塔那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,处置部下,这点我有绝对的权利。”虽带着笑容,语气却不轻松,这是否暗示了张小龙推翻暗涌势力的决心呢?蓝静云听出了张小龙的决心说道:“人我已经调过来了,如果要动的话,现在就她们叫进来吧!”“来了几个人?”“不太多,我只叫她们来了五个人,都是菁英中的菁英!”“把她们叫进来吧!”张小龙说道。这时候会议室门开了,军务科长许小晴拿着刚刚拟好的文件过来,只需要在空格填上姓名和职务,公文效力就会立即生效。“印了十八份空白资料,如果您觉得不够还可以再印一些。”许小晴好奇的看着蓝静云,时间还差很多,特务连长为什么会这么积极。“干得不错,让团部的人都过来吧!还有二十分钟。”张小龙随手把文档放在桌面上,优雅的点起一根烟。每次张小龙要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,他都会点燃一支香烟,蓝静云早就意识到张小龙这个可怕动作,只是这次她也不知道张小龙会怎么做,不知道那些不听话的军官会受到什么处罚。许小晴走后,蓝静云把几名特务连的士兵带了进来,张小龙一看都是自己的老部下也不客气地直接吩咐道:“见我动手,你们直接抓人,出手不用太温柔,对付这些人要凶狠点!都知道了吗?”“是!连长!”女兵们还是习惯称呼张小龙连长,张小龙丝毫不以为意,来女军的这段时间中,特务连是张小龙最为熟悉的部队,没道理和自己最信任的部下搞官场那一套。时间过得很快了,人员也陆续到了会议室,时间走到了三的位置,秒针刚过十二的位置。张小龙把一打公文扔给了许小晴说道:“没到的人全都填上,立即报送干部处!妳亲自去一趟,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办好!”许小晴叹了口气接过公文,走势图分析俯下身把缺席的军官名字填写上去,在战争时期,军事主管有绝对的权利这么做,谁也说不出什么原因。张小龙清了清嗓子,用缓慢的语调说道:“对于今天无故缺席的军官,回去各营的军官相互告知一下,要她们卷起铺盖到干部处去报到,一八三团不欢迎她们。”刚才张小龙奇怪的话让众人纳闷不已,张小龙此话一出,众人无不变色。一共四名营长,十二名连长,可是众人心中都清楚,这些都是夏莹参谋长的亲信。“想告诉大家,做我的部下很简单,只要听话就行,对于那些自以为是,乱搞小激活的人,我这里不欢迎她们,所以我会请她们到她们该去的地方。”张小龙继续说道。“四天前塔那进入战争状态,所以我不杀她们已经是很大的宽容,如果有人敢来找我理论,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,军法处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处决犯罪的军官了!”张小龙冷傲的语调显示出他的决心,决心把各个势力的平衡打破,让一八三团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。话音未落,众军官停止言语,此时又有人进来了,赫然是三个营的军官,她们直接走到座位前,一点都没有解释的意思,可见众人丝毫不理会张小龙这个团长。“不好!”蓝静云心想,“这下怕是要出大事了,小龙肯定不会轻易饶过这些人。”蓝静云的担心是对的,张小龙心中恼怒无比,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,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那个笑容有多吓人。“都来了?”张小龙对着刚进会场的军官们说道。“真是抱歉,团长!临时外训,我们到的有点晚了,下不为例!”回答张小龙话的是一营的营长安娜笑说道。一时间众人都望着张小龙,刚才的大话才刚撂出来,这会儿大家都在观望张小龙会怎样应对?尴尬的局面使会议室的气温陡然间降了下来,张小龙轻笑着摇头说道:“能来就好,我不追究了,军务科长先停一下!”许小晴停下填写公文,明显的感受到浓重的火药味说道,许小晴意识到矛盾要升级了。啪一声,张小龙把电子档夹扔到桌面上来说道:“安娜、王小凤、张静,解释一下,为什么今天上午我到一营、三营、六营不见妳们在位置上?我想听听妳们的答案!”王小凤说道:“实际上我们一直都在,因为我们在处理一些紧急公务,所以只推说我们不在!”张小龙不露声色地说道:“张静妳呢?”“团长今天并没有去六营,为什么您会这么说?”张静茫然地说道。“作戏!”张小龙暗想道,“看妳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?”张小龙把目光落在安娜的身上,后者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自始至终我都在营区内,团长你今天并没有去一营啊?是不是你记错了?”“既然这样,那就好办了!”张小龙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说道,“军务科长,把电子文件夹中的图象播放出来,让大家看看是我的记性不好,还是三位营长的记性不好!”许小晴从档夹中拿芯片,里面是张小龙巡查三个营的具体情况,放在图象机上,画面上显示张小龙一人一车从团部出发,先到达一营,士兵都在位置上,而连级以上的军官却全都不在,三营、六营的情况相似,众人没想到张小龙竟然会来这么一手,无不面面相觎。“看看上面的时间,是今天上午,给我解释一下,各位长官都去干什么了!”张小龙声音不大,声势却把众人嚣张的气焰给比了下去。“这不能说明什么!”安娜清淡描写说道。张小龙说道:“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?好!既然妳们不想说,那我来替妳们说,这说明妳们这些营、连军官全他妈不想干了,擅离职守,这个罪名可大可小,可是现在是战争时期,这个小小的罪名,我足以把妳们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给枪毙了!”说到这里张小龙狠狠拍了桌子,双眼露出平时难见的冷芒,安娜的话激怒了张小龙。如果安娜能主动承认失职,或许只是被革职,而不理智的逃避行为,只是使她加快激怒张小龙的速度。张小龙阴冷的目光使众人不寒而栗,安娜后悔得罪了张小龙,她开始意识到张小龙并不是好招惹的人,如果说以前的张小龙是一只沉默羔羊的话,那么现在的张小龙眼中射出的目光无疑的表露出他是一只凶狠的狼。张小龙缓步走到安娜座位说道:“我最后一次问,妳们有没有擅离职守?”安娜等人互望一眼说道:“没有!”“好!”张小龙回到座位上冷笑说道,“那我就不客气,是妳们逼我的!妳们以为我不会杀人吗?”安娜说道:“不要吓唬我们,没有经过参谋长的同意,你敢杀我们吗?”张小龙瞇起双眼说道:“照道理说,我应该征求她的同意,但是你们别忘了,我现在是一八三团的团长,我有权利处置妳们,今天就算参谋长在这里,看到妳们这群胆大妄为、目无军纪的军官,我相信她也不会纵容妳们,在死之前还要诋毁参谋长的名誉,死不悔改的混帐东西!”众人都不敢说话,张小龙话说的很坚决,而自从安娜等人进入会议室来,简直是大张旗鼓的和张小龙对着干,换成任何一个人,都会生气,难说道张小龙真的会按照军法处死十八名军官吗?众人心中的疑惑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而落定,张小龙掏枪射击的动作几乎没有人看清楚,蓝色的激光光束穿过安娜的眉心,安娜毫无反应的趴在会议桌上。与此同时,其他两名营长也中枪倒了下去。剎那间,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张小龙就处死了三名擅离职守的军官,众人不禁感到害怕,一时之间目光纷纷落在张小龙的身上,有惊讶、有害怕、有平静也有凝重,张小龙挥挥手说道:“把尸体拉出去!”特务连的女兵快速的移走了尸体,张小龙扫过十二名连长说道:“剩下的妳们呢?”众人脸色发白其中一人艰难回说道:“……我们承认擅离职守!”“自己去军法处领罚!”张小龙冷冷说道,“把妳们的军衔交到军务科,今天晚上十二个人到特务连报到!”说到这里,蓝静云惊愕的望着他。张小龙继续说道:“蓝连长,这些人的改造工作就拜托妳了!”血腥场面让众人心寒不已,过于平静的铁血女军终于退出了平静,迎接久违的战争,众人中胆小者不敢正视严酷的团长。张小龙面无表情的望着众人说道:“这就是军法,大家都看见了,无论是谁,包括我在内,如果违背上级的命令,也会随时被处死,不得不重申一下,军人是命令的奴隶,话是难听了点,可是这是事实。在这里要不避讳的告诉大家一件事,军团给我出了一个很大难题,命令我在半个月内拿到离子反应堆的控制权。说实话这让我很头痛,因为直到现在我还没想出解决办法,也许半个月以后,站在你们面前的团长也会像今天的三个营长一样,被军团长枪毙了。”众人不觉一惊,张小龙稍作停顿继续说道:“下面我要宣布人事命令,一营指挥排排长冯澜任一营营长,六营车辆管理员丁源源任三营长,三营二连李云任六营长!另连职干部的任命,各营营长自己负责任命,不做要求,我希望新上任几名营长,不要走你前任的路,虽然你们是我直接任命的,三个人中有军士长也有军官,如果你们触犯军法,我第一个饶不了你们这些营长!”

  阳光100中国(02608)公布,于2020年4月23日在香港交易所回购34.7万股,耗资47.542万港币,回购均价为1.3701港币,最高回购价1.3800港币,最低回购价1.3700港币。

原标题:深德彩携《模组维修》实操课程与您相约明日直播间!

,,广西11选5
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投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